屋雨轻触荷

emmmmm很扎心了老铁

【知乎体/黄少天】为什么看全职的那么多人都喜欢黄少天?

自愧。:

在知乎上搜“黄少天”跳出来的第一个问题。
好就它了。
麻利地滚来吹黄(划掉)答题。
生贺第二弹
少天生日快乐~









黄少天最初最吸引人的一点是:可爱。
刚开始接触全职是先看动画再看小说,黄少天在他出场的那两集里,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可爱和话唠,这也是很多人喜欢黄少天的一点。
这一点我不多说,我想说的是黄少天除了可爱以外的其他方面。


他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当初叶修被嘉世逼走后,他会在比完赛后跑到网吧只为见叶修一面,知道事情真相后会他鸣不平,会因为叶修嫌弃嘉世,会对他说“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你一定要回来”,哪怕眼前人明明是他的竞争对手之一,只要是他的朋友他就会尽自己所能去帮助他;第八赛季结束后于锋转会百花,他会生气会愤怒会去质问于锋为什么,哪怕他明明知道转会在联盟里已经是司空见惯的事。


他是蓝雨的王牌,自出道起,他就是蓝雨最锋利的剑。提到战斗就不免提到他话唠这一点,但其实正如原著所说,他不过是通过说话来集中精力,话唠是他的另一把剑(还是不耗蓝的)。他是联盟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在魏琛和方世镜退役后,那时喻文州因为手速被全网黑,是他用手中的剑为蓝雨保驾护航。他会了胜利改变自己的意愿去融入战队,他会一直隐忍到机会出现,哪怕再小的机会他也能把握住。


他没有黄金一代中其他人那样大的压力,所以他才会活的那样洒脱灿烂,像小太阳一样。他骨子里还是一个骄傲的人,他会拼尽全力去做好一切,会想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去守护蓝雨的荣耀。他是一个真性情的人,在网游中爆了别人的橙武会高兴会感叹自己运气好,说用完要还给别人就真的还给别人了,剑圣大大一场几十万上下竟然还会在意这一点小细节。


虽说他场上话唠,但我认为平时他并不是特别话唠,更多时候还是挺正常的,又或者说话多只是他的表象。
第八赛季蓝雨主场迎战轮回,被轮回提前杀死决赛。新闻发布会上,他说:
“我什么也不想说。”
那时他肯定很难过很难过,倒在最后的决赛,还是在主场被提前杀死比赛,多难堪啊,更何况他还是王牌。
虽然喻文州对外总是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可是他还是会很自责啊。
第十赛季季后赛第一轮,蓝雨败给兴欣,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记者尖锐的指责,喻文州还是那样云淡风轻。
“感谢大家对蓝雨的支持,但是,这并不代表你们能胡说八道。”
“哈哈哈哈!”黄少天笑了。
明明在笑,却让人心酸得落泪。
你们懂什么啊?
你们不懂他们的战术他们的拼搏他们的努力他们的……坚持。
那时的他没有像以往那样滔滔不绝,他只不过是把血和泪吞进肚子,然后于众人前大笑。
他就是那样的人,想笑便笑,想说便说,遵从本心,就是那样直率地活着,纵使出道多年,仍旧初心未改。


哪怕蓝雨自第六赛季夺冠后的四年再未捧起冠军奖杯,哪怕蓝雨在第八赛季折戟沉沙后连续两个赛季止步季后赛第一轮,哪怕外界对蓝雨的质疑声越来越大,他也毫不动摇。


以一人一剑,为蓝雨斩断来敌。


我喜欢他,因为他是他。

今天是20180810,少天今天就18岁了,我们喻文州从今天起,就可以合法上天了!不怕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少天生日快乐!!!!!今年最喜欢的也是你!!!!

啊啊啊啊今天0810!!!!!黄少生日快乐啊啊啊!

【聂瑶】我的迷你管家

啊啊啊瑶瑶可爱死了!!

青鬼槐:

心若极冰:



聂瑶  我的迷你管家




 




(1)




聂明玦买了一个iPad。








售货员贴心的为聂总裁推荐了一款据说是新研制出来的电脑智能管家。








聂明玦没在意,带着下载好软件的iPad回家了。




 




(2)




他打开iPad,短暂的开机时间后,一个看上去似乎是七八岁的小娃娃跑了出来。








iPad上紧跟着发出声音:“你好,我是智能管家金光瑶,你可以叫我瑶瑶!”








聂明玦没有理他,下载好自己需要的软件后,便开始办公起来。








金光瑶睁着大眼睛看着聂明玦线条冷厉的下巴,再次重复道:“你好,我是智能管家瑶瑶!”








聂明玦忙着发邮件,金光瑶一屁股坐在了他的邮件上:“你不理我,我很生气!”








聂明玦对此作出的回复是——一手按着金光瑶的屁股把他拖到了旁边,金光瑶被聂明玦大力一拖,不小心摔了个屁股蹲。








“我工作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他认真道。








金光瑶拍拍自己的屁股,抱肩道:“我打招呼的时候也不喜欢别人不理我。”








聂明玦皱眉,只觉得售货员推荐的这个智能管家实在是烦人。








他紧皱的眉头很快就松开了,打了个招呼道:“你好,我是你的主人聂明玦,现在可以让我发邮件吗?”








金光瑶乖乖的站到了一旁,趴在桌面上的一角看向邮件,聂明玦粗粗浏览了一边,便听到金光瑶跑到了其中一个单词的旁边,道:“这个单词拼错啦!”








聂明玦细细看去,确实有个拼写的错误,他皱眉改好,再度浏览了一遍,终于发了出去。








看在这个小家伙还算有用的份上,先不卸载了。




 




(3)




“聂明玦,起床啦!”








“聂明玦,你今天要开会,穿的西服可以配上那条红色的领带,那个好看!”








“聂明玦,你以后记得把米放进锅里,这样我就可以给你控制家电做饭啦!”








“聂明玦……”








聂明玦是被少年的喊声叫醒的。








他的作息时间其实很规律,只是昨晚处理文件确实有些晚,今早便有点困倦。








在一串又一串的“聂明玦……”的呼喊下,聂明玦终于清醒,随手将智能“闹铃”给拍掉了。








“聂明玦,你拍我!”iPad里面传来金光瑶委屈的喊声。








聂明玦拿过iPad一看,金光瑶坐在桌面上捂着自己的头,冲着他呲牙咧嘴。








他随手在金光瑶头上揉揉,道了声:“对不起。”








只是这样看去,金光瑶现在的样子仿佛是十五六岁的少年,聂明玦道:“你怎么长大了?”








金光瑶道:“我有好几个体型哦!正太的!”他砰的一下变成了五六岁的小娃娃。








“少年的!”金光瑶抽条一般长成了十五六岁雌雄莫辩的清秀少年。








“成年的!”他哼哧哼哧又长高了许多,成了文质彬彬的青年。








聂明玦看的新奇,金光瑶最后又砰的变了回去,正是那幅少年模样:“怎么样,你最喜欢哪个?”








“不都是你吗?”








金光瑶闻言,捧住了自己的脸颊,朝着聂明玦眨眨眼,忍不住原地蹦跶了几下,继续道:“聂明玦,穿最左边的那件西服,好看!”








聂明玦洗漱后换上了金光瑶指定的那套西服,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觉得今天的自己确实比以往精神了许多。




 




(4)




一上午的会议下来,聂明玦揉揉额头,思索着上午的一堆报表。








金光瑶一上午很安静,时不时的给聂明玦发发邮件,梳理一下会议发言。








两人事半功倍,很快便将会议记录梳理完毕。聂明玦工作起来便什么都不记得了,金光瑶怕打扰他,只好躲在他的word后面偷偷露出个头来。








“又怎么了?”聂明玦余光一瞥,问道。








“聂明玦,我给你订了外卖,等下记得吃饭。”金光瑶见自己被发现了,干脆的绕了出来,扑得整个屏幕都是他的脸颊。








聂明玦一下子被逗笑了,道:“知道了。”




 




(5)




聂明玦在一边吃饭,金光瑶看他不再工作,便将文件一一保存好,呼啦啦的拉开了一排衣服。








聂明玦三两下就吃完了饭,金光瑶这才从一堆衣服里跳了出来。








“你怎么这么快就吃完了?”金光瑶道,“对身体不好的!”








“你在干什么?”聂明玦问道。








“我在换衣服啊!”金光瑶道,“你喜欢哪件?给我搭配个试试?”








金光瑶手指一动,一件件衣服就被放到了桌面上。








正常的西装,优雅的燕尾服,利落的军装,漂亮的休闲装,五花八门,聂明玦看的简直头疼。








“你自己喜欢就好了。”








金光瑶撅嘴,一屁股坐在了桌面正中央,“哼!”








聂明玦只好随意给他搭配了两件衣服,“这两件怎么样?”








金光瑶看向聂明玦拿出来的衣服——白衬衫牛仔裤,最正常不过的搭配。








只是,白衬衫是最正儿八经的款式,配上西装外套就可以直接面试了,牛仔裤也是规规整整的毫无出彩点。金光瑶记得他明明把这两件衣服扔在最底下了。








他左手提溜着白衬衫,右手看着牛仔裤,道:“为什么不能找一件好看点的牛仔裤!”








“牛仔裤还有区别吗?”








“当然!”金光瑶一拉一旁的衣柜,一条条牛仔裤就出现在了聂明玦眼前。








低腰的中腰的高腰的,收腿的直筒的喇叭的,深色的浅色的,装饰不同的……








聂明玦果断的把金光瑶的衣柜收了起来,无语道:“你不如不穿好了。”








金光瑶闻言,赶忙给自己换了一身最严密的西装三件套,大叫一声“流氓”,赶忙消失在了桌面上。








 




(6)




今天中午得到的报复便是——金光瑶给他订了一份外卖,产自云深不知处。








云深不知处是家有名的药膳坊,与他家药膳功效齐名的是他家的口味,简直怀疑人生。








聂明玦皱着眉头吃完了,金光瑶早就溜回去了。








聂明玦摇摇头,对于要加班的他来说,的确需要补充精力,只是,如果这精力不是这么苦就好了。








聂明玦将手头的文件批改完,顺便把藏在犄角旮旯里的金光瑶拖了出来。








“聂明玦你总是拖我屁股!”金光瑶没什么底气的抗议。








“顺手。”聂明玦道,“帮我把这几封邮件发了。”








 “哦,知道了。”他又转头道,“可是为了防止管家随意发送文件,需要你输入密码。”








“我没有设。”








“我给你找了一段密码肯定不会重复!”








聂明玦眉头一跳:“什么密码?”








金光瑶一口气说道:“密码是:我亲爱的瑶瑶,你诚挚的骑士邀请你帮忙发送这封邮件,我的报酬是我充沛的爱。”








聂明玦道:“能退货吗?”








金光瑶败退,道:“可是就是要密码嘛!”








“好了好了,密码是Y520。”聂明玦揉揉他的小脑瓜,安抚道。




 




(7)




今天放假休息,聂明玦在书房里看书。








iPad开着,金光瑶正忙里忙外的清理垃圾。








“聂明玦,你帮我按一下,别黑屏!”金光瑶又在iPad里喊道。








“你怕黑?”聂明玦随口问道。








“哎呀!”








聂明玦放下手中的书,赶忙拿起一旁的iPad滑开,问道:“怎么了?”








“你看,又黑屏了,垃圾太多啦!我都被绊倒了!”金光瑶冲着他瞪眼,“黑乎乎的,谁,谁不怕啊!”








金光瑶拿起绊倒他的垃圾来,突然像是被烫到一样把他扔在了一边,双手捂住了脸,又慢慢的从指间的缝隙里露出个一双圆丢丢的眼睛来,好奇道:“聂明玦,你,也会……”








聂明玦这才看到把金光瑶绊倒的垃圾——正是一部火辣的GV。








他眼疾手快的删除了它,再看看脸耳朵都红成一团的金光瑶,小麦色的皮肤下也慢慢泛起些热意来。








“别瞎想,不是我弄得。”聂明玦道。








聂怀桑!








聂明玦觉得自己这个弟弟实在是有必要管教一下。




 








(8)




金光瑶很能干,处理文件,搭配衣服,只要将原材料放进锅里,他甚至都能控制着家电给他做出一顿大餐来,更不要说每天回家都有人把灯亮起来,空调温度刚刚好,属于家的温暖油然而生。








而现在金光瑶觉得自己简直一无是处——他只是一个虚拟管家。








聂明玦病了,烧得脸颊通红,可是他却连给聂明玦倒杯水都无能为力。








金光瑶趴在屏幕的边缘望着聂明玦的方向,像是要逃出屏幕一般。




 




(9)




聂明玦的病很快就好了。








可是他发现自己的小管家开始蔫蔫的。








金光瑶之前喜欢在他不用iPad的时候一个人开了游戏页面打得热火朝天。








金光瑶原来喜欢拿着衣服问他这件好还是那件好,随即就开始嫌弃他的审美自顾自的换衣服去了。








金光瑶平日喜欢没事干绕着桌面乱跑,而他则会时不时的拖着他回到原地,金光瑶水汪汪的大眼睛就会怒视他:“你总是戳我屁股!”








……








聂明玦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这只小管家已经渗透了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








可是,金光瑶最近一直在睡觉,戳也戳不醒,叫也叫不动。








就是躺在桌面一角,一日日从青年变回少年,又从少年变成正太,越变越小,也越发嗜睡。








聂明玦忍不住再戳了戳他,终于喊道:“阿瑶?”








“瑶瑶?”








金光瑶不理他。








他就这样盯着金光瑶,直到屏幕暗了下去。








聂明玦急忙戳开屏幕,屏幕亮了,却没有那个圆滚滚的身影。 








“金光瑶?!”








“阿瑶?!”








聂明玦不敢再让屏幕暗掉。








可是金光瑶却再也没有出现在屏幕前。








 




(10)




聂明玦去店里找过售货员,可惜无疾而终。








他似乎觉得自己这段时间简直乱成一团,一日三餐没人提醒,天气变化不会有人关心,而工作上聂氏集团更是在与金氏集团的竞争中频频失利。








聂明玦揉揉自己的太阳穴,又忍不住看了一眼身旁的iPad。








突然又开始想他了。




 




(11)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金氏总裁要见他。








聂明玦自然赴会。








聂明玦推门进去,门内的人穿着一身白衬衫牛仔裤,仅仅给他留了个背影。








“阿瑶?”聂明玦睁大眼睛道。








“聂总裁,要不要和我做个交易?”门内的人转过转椅来,笑眯眯的看着他,一如往昔。




 




(12)




你问我最后?








金总裁只说了一句话——你带着聂氏嫁过来还是我把金氏当聘礼?








聂总裁说——只要是你,都好!








================




售货员说:你以为我们安装的是智能管家系统吗?明明是红娘系统! 




 




=============




不要问我瑶瑶怎么爬出来的,恩,就是无脑小甜饼,不要考据啦啦啦!!!




另外,感谢报社太太和苍术太太提供的梗,密码和结尾都可爱死了!


啊啊啊我tm哭爆!

Darlin’from hell:

【破败的神庙里即将被遗忘的神明和尚且年少的信徒】

【多cp】【陈情令相关解气短篇】论mzy来到魔道时.

大快人心啊!!!

魇绾卿./帝魇歌.:

#说在前面,ooc注意。!


#多对cp看tag,不要拆逆。


#是解气产物,不喜撕我。


01.


    罗青羊愣愣地看着面前这位叫做孟子义却身着炎阳烈焰袍,自称是她救命恩人的女子,下意识地回答道:“姑娘你莫不是记错了,我怎么不知道。”


    一旁的绵绵忽然放声大哭,罗青羊抱起孩子温柔地拍着她的后背,绕过孟子义:“绵绵要午休,失陪。”
    孟子义看着母女二人远去一时语塞,不料罗青羊走出几步倏地回身望向孟子义,斩钉截铁地说道。


    “我的救命恩人只有魏无羡,退出家族也只为他。不是姑娘你。”


02.


    不甘心的孟子义直接杀去了姑苏,想要找脾气最好的蓝家人理论一番。她大喊大叫地进了云深不知处,还没来得及喊人就发现自己说不了话了。


    ——是蓝家的禁言术。


    蓝启仁捋着胡子从静室里走出来:“云深不知处内禁止喧哗。”接着温若寒也从蓝启仁的静室内走出来,见那身和他一样的袍子甚是惊讶:“启仁,这是谁?”


    蓝启仁冷哼一声,甩袖离去:“你家的人你问我作甚?”


    温若寒看了眼孟子义,眼神警告她赶紧滚,不要打扰他和蓝启仁。


    说不出话的孟子义灰溜溜地滚出了云深不知处。没错,是滚出去的。她在下山的时候被小苹果一蹄子撅下了石阶,从山顶滚到了山下。


03.


    “孟姑娘说阿轩你之前喜欢她......”江厌离听到孟子义跟她炫耀这件事时有些缓不过神。


     刚从聂家清谈会上回兰陵金陵台的金子轩蹙眉:“别听那拦路不明的人胡扯。”说着他将江厌离拥进怀里。


   “我金子轩今生只爱江厌离一人。我喜欢谁轮不到外人来指教。”


04.


     孟子义继续披着温情的皮招摇,她跑到金氏校场上和那群小朋友们重新胡扯了一遍方才与江厌离说过的话。


    “你闭嘴吧!我舅舅喜欢的人是泽芜君,他怎么会喜欢上温情?而且我娘不可能有你这种姐妹!”说着金凌从背后箭筒中摸出一支箭羽,搭弓拉箭,动作干脆利落,不留半点情面。箭锋直指孟子义的心脏,肃杀的箭气不难看出少年此时心头盛满的滔天怒意。


     孟子义闪身一躲,泛着金光的箭结结实实地扎进了她的肩膀里,痛的她连连吸气,开始口不择言起来:“你就算杀了我,也改变不了《陈情令》被改成《孟情令》的事实!”


    默默站在一旁的温宁说道:“你不配演姐姐。她才不会因为一点小伤小痛就哀嚎不止,更不会因一点小恩小惠就得意洋洋。”凶尸没有表情,但众少年们似乎都看到鬼将军在提到他姐姐时眼睛一亮的模样。


    “何为事实?”看着快要气疯了的金凌,蓝思追心头涌起阵阵心疼,语气里带着不曾有过的冰冷,“难道一个冒牌货嘴里所说的颠倒黑白的事情是事实?”


    蓝景仪得知此女子非真正的温情时彻底放下了雅正:“《孟情令》?那你是脑子有病还是想当女主想疯了。魔道没有女主角,永远没有,你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所有人都得绕着你转?含光君和魏前辈是先生都同意了的道侣,你干嘛要横插一杠?要不是女性角色一只手都数的过来你是不是有的挑了?没见过你这么恶心的女人了!”


05.


   “这,这剧情走向不太对吧......难怪叫《孟情令》。你说景仪骂你了让我管管?不好意思不可能,媳妇儿是拿来宠的不是拿来教训的。你问我他们为什么这样对你?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聂怀桑看着肩膀上还扎着羽箭的孟子义,又把他的一问三不知绝技搬了出来。


   “怀桑既已言不知,你又为何一直为难他?”是聂明玦的声音。


    聂怀桑转身,见聂明玦和金光瑶向他走来,喊道:“大哥!大嫂!”后就抽身离开了。


     金光瑶脸上挂着如往日的笑意,说的话却让孟子义不寒而栗:“这剧本你找人可改的真好。五大公子你一下子就造谣了四个。不对,其实也有二哥。那你猜猜世家们会放过你吗?依我看,孟姑娘你最适合演王灵娇或孟夫人这种角色了,完全本色出演嘛。加之死的时候倒也能搏得观众们的一句大快人心,而非温情这种惹人掉眼泪的角色。罢了,一个女n号我没必要和你废这么多口舌......”话锋一转,“大哥,我累了......”


     聂明玦心领神会。


    “来人!给这个女人赶出去!传令下去,今后清河和兰陵地区不欢迎这个女人,看见一次打一次!”


06.


    孟子义跌跌撞撞地赶向莲花坞去找忘羡、曦澄四人,半路却被义城组四人拦下。


   “呦呵,看看这是谁?不是那个说被我调戏了的孟子义吗?”薛洋边说话边伸舌舔了下自己的小虎牙,“你给我听好了,我看上的人只有晓星尘,除了星尘道长之外的人我才不会去调戏。”


    晓星尘闻之放下不安,笑着向薛洋嘴里放了颗糖:“阿洋,吃糖。”


    阿菁伸着竹竿直往孟子义身上打去,她用的力道不小,颇有打板子的气势:“坏东西,你别跟她废话干嘛?宋道长这么傲雪凌霜的人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冒牌货!”


    宋岚正要催动拂雪刺向孟子义却被晓星尘拦住:“她有罪该死,却不是现在。”


   “咔嚓”一声,糖被薛洋咬碎了,姣好的面庞透着森森诡意:“那是什么时候?”降灾带喋血之气直击孟子义要害,却被宋岚的浮尘扫偏方向,但也刺了孟子义蛮深的一剑,顿时血如泉涌。


   “我替咱们杀她你还拦着我。”


   “星尘的话你没听见吗?”


   “她这不也没死吗。”


   “......”


    孟子义见自己多半要命绝于此,什么也不怕了:“你们几个人合伙欺负我这一个弱女子也不怕被天下人耻笑!”


    薛洋危险地眯起眼睛:“带资进组,你不是有钱吗?那喊人来救你啊。我们这是替天行道。”


07.


    方才还站着叫嚣的孟子义蓦地跪倒在了地上,后背多了一道很深很长的剑伤,看伤口是云梦江氏的剑法。


    那便是江澄了。


    果然不出所料,他紧握三毒,脸上的阴沉和愤怒毫不掩饰:“听说,我喜欢你?是吗?”


    孟子义不服气还要梗着脖子回话时,忽感脖间一凉,是朔月架在她脖子上。视线再往上移,是蓝曦臣的脸。不过此刻他不似往日那般清煦温雅,款款温柔,眸里写满了冷意:“好好跪着,回答晚吟。”


    孟子义有些跪不住了便跌坐在地上认怂:“你不喜欢我,是我喜欢你好了吧。”


    江澄摩挲着手上的戒指,紫光冒起,劈啪作响,快要呼啸而出:“不需要!你以为曦臣......”话未说完就被孟子义的尖叫发言打断了:“不不不!是蓝曦臣喜欢你,你也喜欢蓝曦臣!”


    孟子义忽然如此,原因只因她感到朔月压在脖子上的力度又重了三分。


    说完,朔月的力度不再加重,孟子义见蓝曦臣表情略微缓和,刚要松口气。谁知清灵悠长的琴声和高昂悠扬的笛声合奏而来。


08.


    是蓝忘机和魏无羡。


    琴声和笛声裹挟着杀意而来。


    此时孟子义失血过多,伏在地上,无力再多说一句话,她只能听着。


    魏无羡敛起一贯的嬉皮笑脸和玩世不恭,眼底只有盛怒和冷漠:“云深不知处听学时没有你,除水行渊的时候更没有带你。兔子我只送蓝湛,枇杷也是给他他不要我就给了江澄,屠戮玄武是我和蓝湛一起杀的,之后也是我俩一直在暮溪山相依为命直到援兵来救,师姐的爱情没有助攻,大梵山不属于温家地盘,阴虎符是我自己做的,绵绵是我自己救的,天女事件我自己也能推理。总而言之,我和蓝湛的二人事件不需要别人插手。”


    他缓了口气接着说道:“如温宁所说,你不配演温情。我欠她的恩情,我还不清。但也还不到你身上。更何况,我不会喜欢你,蓝湛也不会喜欢你,所有人都不会喜欢你,别再痴心妄想了。”


   “蓝湛特别好,我只喜欢他。”


    孟子义用最后的力气仰头看向蓝忘机那双琉璃浅色眸子:“未知全貌,不予置评。这,这不是......你说的吗?”


    蓝忘机收起了忘机琴,愠色未消,回答道:“仅来警己,不对外人。”


    孟子义脸色苍白,终因失血过多昏过去,她意识里的最后一句话。


   “姑娘,自重。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不要再来插手别的人爱情了。”


09.


    魏无羡伸手探了探孟子义的鼻息:“没气了。”


    蓝忘机不语,魏无羡便知他是醋了,站起来紧紧抱住了蓝忘机:“放心,我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蓝忘机这才闷闷地回了个“嗯”,更用力地回抱住了魏无羡,说话间吐息的热气尽数喷洒在魏无羡发间:“我喜欢你,谁都别想再从我身边抢走你。”


    魏无羡眼底笑意愈浓。


   “蓝二哥哥,我知道。”